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文章
当前位置 :  > 内容

廉州是明朝漕盐和采珠基地(上)    

来源:北海日报 作者:李致俭 时间:2013-04-24 14:54:55 浏览: 【字体:
     明朝初期,中国是一个强盛的时代。永和三年(1405年)至宣德六年(1431年),郑和率领庞大的船队七下西洋,经今东南亚,穿越印度洋到达红海和非洲东岸,足迹遍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,这是世界航海史上异常光辉的篇章。郑和每次航海,都首先抵达与廉州海道相通的占城(今越南中部),交易货物,补充给养。据明·巩珍《西洋番国志》记载,占城等地商家纷纷收购番料、宝石等货,“以待中国宝船”,与明朝交换瓷器、绸缎等物。客观上,亦促进廉州与东南亚各国海上交通和贸易发展。因而随着海上交通的发展,廉州不但是中国对外重要港口,而且成为明朝重要的漕盐和采珠的基地。
    据《广东通志》(嘉靖)卷六十七记载:“广东海道自廉州冠头岭发舟,北风利,二三日可抵安南海东府,若沿海岸西行,一天可抵钦州乌雷岭,第二天可抵白龙尾,第三天可抵玉山门,第五天抵万宁州。”接着可“南至安阳海口,又南至多渔海口。各有支港以入交州。自白藤江而入……则经安阳县至海阳府。溯洪江至快州,经咸子关口,由富良江(红河)以及……此海道之大略也。”这是有关冠头岭至交趾航路的重要史载,亦说明冠头岭一带海域在明代已成为对海上交通的始发港。随着廉州海外贸易和海上交通逐渐发展。此时,航海技术比前代大为提高,抵港船舶吨位逐渐增大,但南流江入海口处泥沙的淤积壅塞,使大海船由廉州湾溯南流江抵廉州镇街圩碇泊已十分困难。为此,廉州府曾两次出动数以万计的民伕,疏浚航道,但仍无济于事。据载:正德年间(1508-1521年),南流江下游屡疏屡淤。嘉靖时在下游修筑堤坝,终因入海处航道淤浅严重,吨位大的海船只好停碇在高德、地角和冠头岭一带,并改由渡船和漕船维持乾体至廉州等处的内河运输。于是,港口主要位置逐渐向水深的南面伸延,北海埠逐渐兴旺。此时,中国航海已将导航仪器罗盘、计程时更、海图与牵星图综合运用,可以保证船舶安全准确抵达目的港。嘉靖中,明朝的大海船已在冠头岭下发舟,开辟往安南海东府、海阳府、太平府、新兴府的不定期直达航线。由港口向东出发,“日半至雷州,三日至琼州,正北十日至广州。”向南出发,可直达交趾永安洲。“舟漂七八昼夜至交趾青州府界,如舟不能挽,经南则入占城。”廉州海舶海上交通,便定期东达粤、闽、浙、沿海各埠,南抵东南亚各国港口。
    明朝早期,明统治者采取缓和阶级矛盾的措施,注意发展农业生产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