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文章
当前位置 :  > 内容

宋代廉州为广西对外互市重要口岸(三)    

来源:北海日报 作者:李致俭 时间:2012-11-29 浏览:
     宋朝廷对海外贸易的重视,客观上推动了廉州海运的发展。北宋时由廉州、钦州沿海港口出发的“海外航线有十三条”。分别为廉州至交趾、占城(今越南中部)、真腊(柬埔寨)三佛齐(今印尼苏门答腊岛屿)、闍婆(今印尼的爪哇岛)、故临(今印度西南沿岸奎隆一带)、注辇国(今印度科罗曼德尔海岸)、大秦国(即东罗马帝国)、大食诸国(即阿拉伯帝国)、木兰皮国(约在今非洲西北部和西班牙南部)、昆仑国(即今马达加斯加及附近岛屿)、波斯国(即今伊朗)。
     宋代廉州造船技术与工艺在秦汉的基础上获得新的提高。广西沿海的船舶,可载数百人,船体坚固,航器先进。船体的龙骨以杉松为材,船舵以鸟婪木制作。船壳板已使用桐油、石灰麻丝等粘缝,以防漏水。大型海船,“有三帆以至十二帆,帆皆以竹为横架,织成席状”,且可随时起落。除风帆外,船上还有橹、桨、篙等人力驱动装置,以在无风或进出港使用。当时,钦廉沿海能造一种大海船,称“木兰舟”或“广船”,船容数百人,“舟如巨室,帆若垂天之云”。“中积一年粮,豢豕酿酒其中”。造船选材多用钦州盛产的紫荆木和乌揽木,“用以为大船之桅,极天下之妙也。蕃舶大如广厦,深涉海径数万里,直寄于一桅。他产之桅,长不过三丈。以支持数万斗之蕃舶,率遇大风于深海,未有不中折者。唯钦产缜理紧密,长五丈。以支持万斗之舟,独可胜任,虽有恶风,截然不动,如一丝引千钧于山岳震颓之地,真凌波之至宝也”(《岭外代答》)。钦廉沿海造船技术的发展,客观上推动当地航海的发展。
     当时,与我国进行海上贸易的国家,以大食(阿拉伯)为最远,其次为故临(今印度奎隆),再次为三佛齐(今印尼苏门答腊)。三佛齐在海上,扼“诸国海道往来之要冲也”。外国商舶自“三佛齐之来也,正北行,舟历上下竺与交洋,乃至中国之境”。当时西方商贾抵三佛齐后,除了“入自屯门(今广东东莞市南)”。以抵广州。“入自甲子门”,以抵泉州,余下者,纷纷向正北行舟,抵交趾和廉州。
     1001年,宋真宗辟廉州和钦州如洪砦为与交趾互市口岸后。作为中国的“藩属国”,交趾的封建政权常常每隔几年派遣使者,携带“方物”,向宋朝朝贡,宋王朝亦回赐给各种礼物。这种“朝贡”关系虽然有政治上、外交上的含义,但主要的还是从中体现出来的商业关系。据《宋史》记载,交趾所进贡的物品有金器、象牙、犀角、沉香、珍珠等物,宋王朝回赐的物品有钱币、器具、金带、丝织品等。为显耀大国的风度,宋朝常常将价值大大超过贡品的礼品回赠给交趾。例如,1022年交趾进贡玳瑁、瓶香等贡品,价值约一千六百八十二贯,宋朝将价值二千贯的物品回赠给交趾。据《钦州志》(嘉靖)卷九《历年志》记载,宋时,“安南入贡,所过州县差夫众多,自静江水路以至容州,又自北流转陆一百二十里至郁林。自郁林水路可至廉州……自廉州航海一日之程即交趾,则从静江而回两千余里可不役一夫,而办诏遂路”。可见安南使者抵京城朝贡后,亦溯湘江,过灵渠,沿静江,抵西江,再溯北流河抵容州,而后从北流沿陆路至郁林,再沿南流江抵廉州,由今北海港一带扬帆从海道返回交趾。据《太平寰宇记》记载:“大观港至冠头岭之海域,即称海门。”中国商贾自海门启程“至安南界约半日”。湘、桂、滇等地的货物多由廉州海门港口运往国外,外国货物也源源由海门销往中国内地。
     宋代廉州府治,设在位于南流江入海口附近的海门镇。南流江的一条支流(名州江)穿城而过,由乾体入海。廉州江海运输十分畅达,尤其是处于交通枢纽之地的海门镇(今廉州镇)商业兴旺,城市建设发展很快,成为廉州的主要商埠。宋朝把廉州作为广西漕运海盐的中心,促进了廉州城市的发展。元符三年(1100年),翰林大学士苏轼遭贬岭南,遇徽宗即位,获赦由儋州谪移廉州。他由琼州渡海抵海康,又由海康下舟从海道抵廉州,在风景优美的清乐轩、长春亭(今东坡亭)结庐。古人谓这里:“九曲河桥通碧汉,千家渔火出重渊。长春亭畔明如画,清乐轩前醉欲仙。”反映出廉州海门镇当时是一个繁华的内河口岸。
     城市的繁华,反过来促进港口的发展。古人曾在县城近郊修有“海角亭”,以示“南辕穷途也”,认为这里是远离京城的天涯海角之地。海角亭原址一说约建于北宋景德年间(1004~1007年),一说据传是“东汉马援征交趾时在合浦所建”。旧址在州江(南流江经廉州镇入海的一条分支)出海口附近的九头庙一带。这里原是海舶从今北海港溯州江抵廉州镇必经之道。据《廉州府志》记载:“古合浦,汉名郡。地属南海,乃百粤之分。韶广以西,珠崖以东,水万折而归之,故以海角名。”这海角亭故址,是宋代廉州人为纪念汉代合浦郡太守孟尝施政廉明而建的。古人谓这里“亭南江流怒走入海,海潮汐至,潮声轰然”。海角亭内碑刻有宋仁宗时任职廉州团练使的陶弼《记海角亭》诗句。他在诗中云:“骑马客来惊路断,泛舟民去喜帆轻。”从《记海角亭》遗留下来的碑文,可以说明宋朝以前九头庙至乾体一带已经形成河口港,成为廉州的古海港之一。
     自从1010年廉州辟为与交趾互市口岸,至1279年南宋灭亡,共200余年。由于海门港所处地理位置优越,海陆交通方便,因而成为宋朝中原和珠江流域出北部湾傍通交趾的要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