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文章
当前位置 :  > 内容

宋代廉州为广西对外互市重要口岸(四)    

来源:北海日报 作者:李致俭 时间:2012-12-12 16:40:50 浏览: 【字体:
     广西的内河运输在唐代以前,从灵渠下桂江横贯西江中部,经南流江到达北部湾,中间北流河要进行分段运输。到了宋代,广西的水运路线结构发生较大变化,主要特征是普遍开辟水陆联运,以延长运输路线,扩大社会效益。其中,廉州、钦州拥有五条水陆联运航线。据《广西航运史》记载,第一条航路是广西古水道南北干道的最佳航线,即“由桂江跨灵渠入湘江、洞庭湖、长江、大运河到达关中……。由灵渠、桂江转入绣江经南流江至合浦出海”。“自汉以来,至宋元时期即已巩固的这条水运开道,经过千余年的长期实践,是一条最优的行旅航线”。第二条航路是由廉州的石康出发,“经南流江、绣江至梧州的西盐水路漕运线”,“以梧州顺西江进入广东浈水,经南雄、信中、桃江至赣州”。这条航路是广西“秦以来又一古水道,军事物质和贡品多沿此线”。另外,廉州、钦州尚有三条海河水陆联运路线。一是,经钦江至邕江那陈,转入八尺江至郁江的西盐水路漕运线;二是经钦江、沙坪、平塘江至郁江的水陆联运线;三是,由梧州经浔江、绣江、北流江至郁林,再由郁林(今玉林)经南流江至合浦出海。这条“海河联运古水道,自秦汉起开发,至两宋千年不衰”。廉州通过上述五条水陆运线,一网将北部湾与广西各条河流联结,把宋代广西航运推向新阶段。
    两宋时期,广西食盐运输比重很大。食盐是国库物资,由朝廷调拨、专卖。廉州海岸线曲折,“海岸皆沙土”,“斥卤之地尤多”,发展盐业十分有利。而且,晒盐本小利大。所以,宋代廉州官府十分重视盐业的发展,在廉州沿海建有大规模的盐场,并设白石、石康两个大盐仓,把盐税作为官府一项重要收入。由于廉州沿海以盐为特产,因而廉州石康成为当时广西漕盐的枢纽。当时广西陆路运输比不上内河航运发达,漕盐全靠水运。廉州海盐运抵石康,再由石康输往郁林后,通过西江、桂江、左江、右江向各地转运。当时,不仅广西食盐全仰廉州,而且湖南南部也侬赖廉州漕盐。由廉州经郁林每年运8万箩盐抵桂林,转卖给湖南,每萝纳税5缗,广西每年得额外盐税40万缗。
    宋朝时,古海湾尚深入至廉州镇九头岭一带。大海船趁潮从州江(南流江的一条分支)河口溯江而上,经九头岭抵州城驶至海角亭附近停泊,海门镇(廉州镇)成为合浦的主要商埠。官吏或商贾搭乘海舶,多在海角亭内停留候潮。后人曾在今海角亭傍,建有天妃庙,作为商贾出海祈祷之所。宋代苏东坡曾在亭内大书“万里瞻天”,手迹尚存,后人临摹其遗迹于额匾上。后来,苏东坡调任静州节度使,亦溯南流江北上,“至北流河作木筏下水,历容、藤,至梧”。然后,雇舟溯桂江而上,过灵渠,沿湘江抵静州。从苏东坡北行湖南的路线,可以看出南流江、北流河和桂江这条水道,在宋代仍是我国一条重要的内河交通航线,亦是宋朝在廉漕运海盐的干线。乾道九年(1173年),据《文献通考》记载,交趾使臣中卫 大夫尹子思等向宋朝入贡,自临安(今杭州)经静江府(府治今桂林)返回。广西经略司押办官员在接待中因差夫众多,安排走廉州漕盐航路。“自静江水路可至容州北流县,兼有回脚盐船,若量支水脚和雇工,无不乐从;自北流转陆一百二十里至郁林州(今玉林),自有车户运盐车可载”,“自郁林水路可至廉州,亦有回脚盐船。自廉州航海一日之程,即达交趾……。”由此可见,廉州漕盐航路在宋代水运交通的地位及作用。
    宋代,广西官府还加强航海贸易,并在港口向海舶和蛋户抽解大批珍珠、玳瑁等珍货上贡朝廷。据《宋史》卷一百八十六记载:“盖珠池在廉州泛海十余里”。其中“珠母海”,在冠头岭东南面海中,即今铁山港区白龙港至北海港一带水域。这里百姓每年养殖大量珍珠,官府派蛋丁(抽取珍珠的差役),向珠民和抵港番舶抽取珍珠。冠头岭下的南万村,曾名“南万角”,约始于宋朝元符三年(公元1100年)。由于它面濒北部湾,背靠冠头岭,有一天然港湾可泊船,每年9月至次年4月,此处“北风甚利”。广东、广西船舶多从这里启航扬帆,向南前往交趾、占城等国。因而,古代南万成为我国出北部湾傍通东南亚的一个重要港口。1976年,该处扩建渔港时,曾发掘出两艘腐朽的船体,船内装满珍珠贝。北海市建港委员会即取两公斤珍珠贝(内藏已变质的珍珠)和船体板寄给北京有关部门化验。经北京大学以同位元素进行化验鉴定,是距今800年前的珍珠贝。上述科学化验证明,宋代南万一带是合浦珍珠产地之一,与史籍记载是相符合的。宋朝,是廉州“珠禁”较为宽松的年代,时罢时採。据《文献通考》记载,“宋太平兴国二年,贡珠百斤。七年,贡五十斤,径寸者三;八年贡六百一十斤,皆珠场所采”。开宝五年,天圣五年,南宋绍兴二十六年,宋朝皇帝曾下诏罢贡珠宝,珠民自贸,繁荣珠市。採珠产业的发展,客观上刺激廉州造船业和海上交通的发展。公元1127年,金朝攻陷汴京,北宋告亡。次年,宋朝廷南渡并定都临安(今杭州),史称南宋。由于边患紧张,国库匮乏,为维持统治集团的挥霍和庞大的军费开支,南宋政权认为,“市舶之利,颇取国用,宜循旧法以招徕远人。”(《宋会要辑稿》)因而,南宋朝廷竭力推进廉州航海贸易和漕运食盐,作为税收来源。
    廉州官府除了增加田赋、商舶的税收几倍,还把食盐官卖作为财赋的主要收入。盐税之利,迫使廉州官府采取措施,促使盐业迅速发展。结果,宋朝末期廉州沿海盐场后来发展成15处,而且规模越来越大。由于“南流江上 通郁林,下通廉州,舟楫通行,上至州界之船埠,下达于海”,便成为转运漕运海盐之所。官府为了获盐税之利,“每岁督商行销”。随着廉州漕运海盐的发展,海门港成为宋朝广西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