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文章
当前位置 :  > 内容

明初廉州的海上交通和贸易(上)    

来源:北海日报 作者:李致俭 时间:2013-03-14 11:05:42 浏览: 【字体:
     洪武元年(1368年)五月,明太祖朱元璋即帝位后,派遣征南将军廖永忠等人率兵占领廉州,“诏减官田税额,改廉州路为府”。明朝廉州府辖境包括今广西沿海的北钦防三市。据《广东通志(嘉靖)》卷一记载:由于廉州地理位置优越,“扼塞海北,远镇交南,凿山为城,践海为池”,因而成为明朝在岭南的重镇。
    明初,朱元璋下令农民归耕,减轻徭役和赋税,客观上对廉州渔农业生产和商业的恢复发展起着积极的作用。明代廉州镇设有阜民圩、西门市、卫民圩等易货市场。其中,阜民圩、西门市靠近西门江(南流江的支流)而设,拥有河道的便利,成为南流江下游的主要货物集散地。随着经济的复苏和繁荣,明初朱元璋十分重视海外贸易,“遣使颁科举,诏于安南占城,以其通中国文字也。诸番莫不畏威怀德,自是朝贡不绝”。当时安南、占城、真腊、暹罗、满刺加、三佛齐等东南亚国家的使者和商人,由海道来中国,常进贡方物。公元1369年,安南、占城使者奉表来朝,进贡方物,并请封爵。朱元璋分别封陈日煃为安南国王,阿荃阿者为占城国王,并赠金印,《大统历》等物品,双方建立藩属关系。洪武四年(1371年),占城朝贡,“使者皆带行商”。明朝既加意招徕,海外各国商人自然乐于与中国通商。廉州自宋朝辟为与交趾互市之地,一直是中国对东南亚贸易的重要口岸。正如《广东通志》(嘉靖)卷六十六记载:“高雷廉海面,惟廉州接近安南占城为重地焉……”由此说明当时廉州因地理位置重要,而成为明朝与安南、占城两国经济文化来往的主要通道。同时,经廉州与明朝通商还有暹罗(泰国)等国。洪武初,其国王遣使朝贡。“北直廉州,循海北岸”。海北岸,即今广西北部湾沿岸一带。反映出明朝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来中国,亦取道廉州登陆。随着官方贸易的发展,廉州与东南亚各国的民间贸易来往更密切。由于“冠头岭俯视六池,为廉门户”(《廉州府志》嘉靖卷六)。今北海埠逐渐成为廉州主要进出口岸。加上,廉州府“民用所资,转仰于外至商贾”。所以,发展港口对外贸易对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极为重要。
    当时冠头岭下的南氵万港(古称“南湾”,今北海港区内),已成为贾舶渔船云集之地。洪武八年(1375年)商民在建成“镇海庙”,为商贾和渔民出海前求神保佑之所。明朝派兵驻守冠头岭,并建“廉阳古洞”(又名龙王岩),明初冠头岭一带水域已成为合浦主要港口。冠头岭在合浦城南八十里,“穹窿如冠,西南临海,南北皆粤海船舣焉,潮长撼石如雷,相传交趾黎王葬此,交趾人每岁望海祭之”。这段史载说明两个问题。第一,明朝时冠头岭海域已成为广东海舶主要寄碇之所,并成为廉州的主要门户。其中,冠头岭的南面和北面海域,即今石步岭港区,装卸锚地,外沙内港,高德港,南氵万港、侨港等处。第二,相传交趾黎王抵中国贸易回国途中,因病去世葬在冠头岭上。从中可以反映出明朝嘉靖以前,冠头岭一海域已是中国对外贸易重要口岸。。
    朝贡贸易是明朝的一种主要对外贸易形式。安南、占城、暹罗等国家经廉州“朝贡”,
就是以朝贡为名行贸易之实。表明上承认自己是“附属国”,实际上是通过“朝贡”这一形式与中国贸易,从中赚取经济利益。明初,廉州亦是安南、占城朝贡的必经之路。南流江仍是中原出北部湾傍通东南亚的“黄金水道”。据《钦州志(嘉靖)》和《文献通考》记载:“安南入贡所过州县,差夫众多,自静江水路可至容州”,又经北流至郁林,“自郁林州水路可至廉州,皆有回程盐船,运盐牛车可雇,,自廉航海一日之程即交趾”。由此可见,明朝廉州是安南“朝贡”必经之道。所以,明太祖朱元璋很重视广西内河航运和廉州对外贸易,曾主张在汉朝马援修凿的桂门关,开凿南流江、北流河之间的运河。又据《国榷》记述,“洪武二十七年十二月辛末,凿广西玉林北流南流二江”。两江相隔仅十余公里,如通运河,可以联结北流河和南流江。商贾由港口乘船溯江而上,便可通向广西各水道。这是明代广西发展内河航运和海外交通的极重要措施。洪武初(1368年),今北海市南氵万一带早已成为墟市,商舶甚多。嘉靖年间,北湾(今北海港锚地)、南湾的海面上“皆粤海船”。明朝初期十分重视海外贸易,据《廉州府志》(嘉靖)卷四记载,廉州海上通占城、暹罗、真腊、爪哇、满刺加、三佛齐、渤泥、天方西洋等国,并建立不定期航线,使港口对外海上运输,更是畅通无阻。